谈力士脱靴与浴缸-秋色里

3rd, Mar.
我是个喜欢泡澡的人。
当手指伸进浴缸会感觉到一丝温度带来的不适感时,当不断破碎的泡沫在水面上跳舞时。我知道,是时候脱衣沐浴了。
浴缸里上演着人生百态。从这头到那头,都令我无比着迷。
你得先小心翼翼地将一只脚放进水中试试看,不得不说,这不同的身体部位能承受的温度还是不一样的,脚是龟甲,而腹是鲜嫩的肉。
当你双脚站在这浴缸上,感受临水的泡沫像在挠着你的小腿时。
你在等待着一个信号,一份仪式感,当你的心决定好接受这一切时,你用双手撑着边沿,缓缓地将自己浸入这温暖的,包裹着一切的东西。
人的天性是喜欢水的,毕竟从母胎起,我们就在羊水的包裹中生长了十个月。听说坚持二十三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,那这十个月的成长,怕是已经成为天性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吧。
整个人除了头都没入水中,闭上双眼,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是触手可及的温暖,从心脏泵出,大街小巷造句流向四肢黄定宇,流向全身。有一瞬间,时间静止,空间不变,只有思维长存。
是篇杂文吧,是自己内心的抒发吧。
火山爆发,滚滚烟尘,直冲云霄但最终又落回大地。大地是所有人的母亲,我们在这个微不足道的星球上,所做的一切,那些宏伟的建筑奇迹,那些美丽动人的艺术珍品,最终都将回归大地,他们从泥土中被孕育出来,最终又回归泥土。
循环的美妙莫过于此,事物的绝对性与相对性的悖论令人着迷。
如今的我,是亿万神经元通力协作的集合体,而百年之后,是土,是水,是空气里的某粒尘埃。生命的意义在于,能让人想到最终的去处。
这也让我想起宗教间的差别,埃及法老向往来世,基督耶稣给予人们天堂与地狱。我们对最终的去向的看法,很大程度上隐约间影响了我们对事物的看法。
西方人崇尚来世,东方人享受现世。
也许不准确吧,学识浅薄疏于议论,我将这些文字组合,创新,赋予灵魂,用笔墨借作工具,打开盒子里薛定谔的猫,是死是活不重要,重要的是未知,未知是很迷人的,是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,是推动人类进步的根源(亦有人说是好奇心),因为未知,所以未来不可期,因为未来不可期,所以主观能动性变得尤其重要。
可能是发了疯吧,可能是失了智吧。
我在混沌的边缘,打破一切规则。
醉了酒的李白,脱靴的高力士,创作从来都没有固定的模式,只有将自己置于连自己都无法预知自己行动的时候,才是真正思维复活的时候。
“浴缸里跳跃的气泡是我的灵感,
虽然美丽但却无法长存,
虽然无法长存,
但永远都会产生新的泡沫。”
我们要做的就是进入泡沫,享受泡沫,让泡沫来主导,让泡沫开出美丽的花来。

分类: 全部文章 喜欢: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