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亮——永远的指路大王-德惠市网络志愿者协会


谢亮
2018 年 2 月 21 日早晨 6 点,躺在病床上的谢亮永远合上了双眼。他的生命在 87 岁画了一个句号。他走的那天,是狗年的正月初六。
谢亮去世的消息最初是从京城各个公交迷群、志愿者群中转发而被媒体获悉的。送行的那天,街坊邻居来了很多人,更多的是他生前的志愿者朋友们,都来和他告别。北京的多家媒体都派记者到现场采访报道,一时间,指路大王因病去世的消息在京城家喻户晓了。怀念赞美、崇敬追思的情愫萦绕在人们心头,让我们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春意从大地吹拂到心灵。
谢亮是谁
他不是地理学家,也没搞过城市规划,却将北京地图以及数不胜数的机关单位、商场景点、大街小巷,如浓缩的电脑数据铭记在心,并能脱口而出,如数家珍;他不是数学家,不会讲微积分和函数的专业术语,却能根据你行走的速度,精确地计算出你到达目的地的时间。
人海茫茫,岁月匆匆,陌生人的脚步在他面前停留的时间都是以秒计算的。他给太多的人留下的只是转瞬即逝的快闪镜头,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,他的存在,只是和 4 个字连在一起的——指路大王。
是的,此处的指路,不是比喻象征,没有什么人生之路等思想内涵,它就是纯粹的指路,一个非常普通的动作,不带任何科技含量,刚会走路的孩子也会做,伸伸手就可以了。我们每个人一生中都曾无数次地做过指路人,或被指路。还有,“指路大王”这个“称号”,也系民间所传,并不是哪一家政府的级别认定。
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谢亮,义务为过往行人指路,一干就是整整 16 年,风雨不误,你能说简单吗章玉善
背景回眸
2001 年 9 月初,亚洲第一大交通枢纽站在东直门开始动工,复杂的交通结构,变化的公交路线,不但外地人“两眼一抹黑”,很多北京人也找不到北。
看到北京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,谢亮打心里高兴;看到每天有这么多人因路况不熟面带窘容的样子,谢亮更是打心里着急。其实,在东直门附近的许多重要的路口处建筑旁,有关部门也都陆续竖立了一些标识醒目的交通提示牌,在公交站等场所也设立了地图供人查阅。当然,还是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。
那天,谢亮在路口处,足足站了有两个小时,他主动上前,为寻路的困惑者解除谜团。“是不是找不到路了?我知道,我告诉你。”“哦,你去那儿呀,直走三十米,再左拐,就能看到地铁口啦!”他看到了受助人向他投来的感激目光,听到了一声声发自内心的“感谢啦,多亏你指路啦!”谢亮笑着,突然觉得自己被人需要,真的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。他在心里说,这一片的路,我都熟呀,你们这些初来乍到找不着路的人,可以问我呀。为什么不来问我呢?哦,大唐谪仙人家怎么知道你能指路呢,总在这儿两眼直勾勾地瞅着行人,人家还以为你是坏人呢。
反正我也是闲着在家,这个帮助人的营生,做呀,就要像个样子地好好做。谢亮,就在这个时候先给自己指出了一条路。这一夜,他激动中有兴奋,像一个出征的战士,整理着枪弹行囊。
迎着初升的太阳。谢亮扛着一个自制的牌子,牌子上写着 4 个大字:义务指路。
“义务问路点”牌子谢亮用了多年
他当过兵,他迈着军人一样的稳健步伐,走到东直门处这个繁华的路段,掀开了他“指路大王”新生涯的第一页。
那一刻,谢亮的心里有一种崇高的感觉,他像一个第一次登上舞台的英雄人物,不需要音乐衬托,也不需灯光照耀。他的这一出人生大戏,没有剧本,也没有导演,完全的现场直播。给他全部自信和快乐的,是发自内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。
“义务指路”,这用手体字来书写的四字招牌,在高楼林立霓虹闪烁的京城,一点也不起眼,许多人根本不理会它的存在,可是,在那些初到京城为路所困的人们眼中,这个牌子却是一面旗帜,一个灯塔,一缕曙光,一道最亮丽的风景。
谢亮老人生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:“刚指路那会儿,我被问路的人围在当中,有人帮我计算过,一分钟就要解答 28 个问题。为了能够脱口而出,我当年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。”
谢亮说,当年他一个人白天在东直门指路,晚上就把东直门范围内的 23 个车次、485 个车站名称全部抄写在笔记本上,并按次序排列、汇总。他熟悉东直门街道周围的每一条道路、每一座建筑,熟悉到达某个地点的最短路线,为来自天南海北的问路者节约时间。
16 年,没有节假日和星期天。
没有加班费和补助费。
这就是平凡中的伟大。
谢亮指路一分钟能解答28个问题
一元钱
2004 年,发生在这个指路大王身上一个与问路有关的故事。他的家人并没有听过,是北京的一位媒体记者发表在报纸上的。
那天,时年 73 岁的谢亮到北京西客站接人,他来到了咨询台,很客气地询问能不能让自己查一下列车时刻表,没想到被工作人员告知“请交一元钱”。什么?“举手之劳,你们怎么还要一元呢?”老人顿时怒了,“怎么问个路还收费?我就是东直门免费指路的那个老头,人家给钱我都不要!”听了这话,工作人员好像也想起了媒体上是宣传过这样一个人,于是也很客气地并且笑眯眯地说:“哦,我们向您学习,可收费呢,这是上头的规定。”
此刻,站在东直门为别人义务指路的谢亮,脸上没有了他为行人指路时的热情和笑容,他一气之下投书《北京晨报》,报社以《“指路大王”遭遇收费指路》为题报道了老人的遭遇。西客站对反映的问题也给予了及时的解决和答复。
一元钱,如果换成别人,不会为它诉诸报端,但是老人觉得他对这个城市浓浓的情感被这一元钱深深地伤害了:“不是掏不起,只是觉得这钱一掏,这个城市就变得冷冰冰的。咱们这个社会要和谐,不能什么都讲钱!”
思索
谢亮走了。我们对这样一位老人的离去表达沉痛的思念,对他的指路行为给予崇高礼赞的同时,更有必要为他的这种志愿者行为作深深的思索。
他是离休干部,抗美援朝跨过江,离休前的工作单位都不错,教育局、工商局,养老金足够花。他可以像我们在影视剧中见到的那些退休老人一样,满口京腔地和街坊邻居们闲聊天,侃大山,从两会到春晚,从朝鲜半岛到地球变暖,一直说到口水乱飞,天昏地暗。
他没有这样做,那不是他要的生活。他在生命最后的 16 年里,是扛着“义务指路”的牌子度过的。
党和人民给了他很高的荣誉。比如,东城区感动东城人物、北京市优秀党员、首都精神文明奖章获得者、全国道德模范和全国公益之星入围奖等荣誉称号,2008年被选拔为北京奥运火炬手,2009 年受邀成为国庆观礼台嘉宾。
但他绝不是为了荣誉才去为人指路的。
如今社会网络发达,收费指路早就被时代淘汰,但是这么多年来,谢亮一直站在东直门的街头。最多一天他为 3000 多人次指过路。为给外国人指路,谢亮 70 岁高龄开始学习英文,因此,很多外地人和“老外”比北京人都熟悉这个老爷子——他们说,这个瘦小的老头让这个繁华、忙碌而又坚硬的城市变得柔软起来。
这个手写招牌是京城一道亮丽的风景
贵在坚持
志愿者与慈善家在行为上有相似之处,但更有不同。
前者是向社会提供服务,付出的是时间;而后者则多为长辈和富有者对弱势群体,以钱物方式提供援助。他们的出发点都是爱,都是善。我们赞美更多人士有慈善之举,更呼吁全社会都来学习谢亮的志愿者行为。
谢亮的志愿行为,其实我们都能做到。看似简单的小事,却最能体现一个人,甚至是一个民族的文明习惯,比如不乱丢垃圾,不随地吐痰,不说脏话,自觉排队,给需要的人让座,见人有难主动施助等等。做到不难,难在哪儿?坚持。
谢亮十几年如一日义务指路,给我们的启示很多,重要的一条——贵在坚持。
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,但可以决定自己几点起床;你不能控制生命的长度,但可以增加生命的宽度。与其羡慕,不如奋斗。坚持下去,就是胜利!
薪火相传
本文写作结束时,又在网络上看到消息:
——北京市第 22 中学的师生,在东直门谢亮生前的指路岗亭,现场进行了志愿服务宣誓,争当志愿服务精神的倡导者、弘扬者和践行者。
——谢老走了,但“谢亮义务指路队”还在,还会继续壮大。下一步,东直门街道将继续完善和充实志愿服务队伍,通过开展一系列活动,让谢亮义务指路站点继续作为东直门地区标志性的志愿服务平台,让“谢亮精神”薪火相传!
(来源:《中国志愿》杂志)
“一个善举 温暖一生”
德惠市网络志愿者协会
地址:德惠市三中央街与四道街交汇处 电话:87271205

分类: 全部文章 喜欢: 12